那一墙的樱花

我家的一堵花墙,每当有人走过,都会驻足而观,因为有一株勒杜鹃依着这堵墙。勒杜鹃的花瓣像极叶子,又得名叶子花。可是这名字叫得太没诗意了。你想想,从“叶子”这个词联想到的是什么?我第一反应就是“绿色”。花怎么可以是绿色的呢,不能!!

我更愿意用“樱花、英花”来为她重命名。当你看到“樱花”这个词的时候,我想你脑海里已经形成了对我家这株勒杜鹃的初步形象了:粉红以及落英缤纷。确实,她和樱花有许多相似的地方。

我家的樱花
我家的樱花

年后的第一个月,大概是她的花期。在那枝头,似乎被鞭炮衣染红了,这里一堆那里一堆,血红的花簇。慢慢地,花色渐淡,叶子就几乎被花簇淹没。远远就能望见这株樱花。像火花一样,不断有花朵从枝头洒下,落入尘土。在地上可以铺上一层花毯,而粉红经久不肯褪去。

SAM_48556

当你站在这堵墙的前面,头顶着樱花,脚踩着樱花,伸手能摘得到樱花,满世界都是樱花。

我没有拍下她最艳丽的时期,稍稍过气了我才拿起相机咔嚓了几张,仔细挑选,最终没能挑出几张。但是每张照片,都春意洋洋。南方的春天来得静悄悄,要不是这一墙的花,我还不知道春天来了。SAM_48463